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荷

流年走逝,愿这朵淡淡的,素素的,静静的夏花在爱情、友情的浇灌下,更加绚烂多姿!

 
 
 

日志

 
 

咪咪小黄  

2012-02-20 07:42:54|  分类: 夏荷短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咪咪小黄

文/夏荷

小黄是我从垃圾桶旁捡回来的两只小猫中的一只,那会它才刚睁开眼睛,黄白相间的毛,嘶哑的声音里充满着绝望和恐惧,我蹲下身子,再也走不过它们的身子,把它俩抱回了家。

头一个月时,小黄的身子很瘦弱,周围看到它的人都说养不活,而我却相信它一定能活下去。即使没有母亲,新生命也都存有继续生存的信念,更何况它现在有了我,而我又那么相信美好,就好像相信丑小鸭一定会有一天变成白天鹅一样。它我用奶瓶喂大的。饿极了的小黄咬住奶嘴不放的那一刻,我好兴奋,十几天后,它能吃猫粮了,再过几天,它能吃小鱼汤了。看着它一天天长大,一天天变化,我这个陪伴它开启生命历程的守护者也在慢慢感受着它给我带来的喜怒哀乐。

小黄像个腼腆的女孩。有一天晚上它躲在家里没出去,次日清早,妈妈起床闻到了臭臭的味道,拿着扫帚追着要打小黄,小黄被吓得逃出去了,一连三天没见影子。我很失落,我不想就这么失去苦苦喂大的它。直到第四天,爸爸在自家的小屋里发现了它,已经饿得皮包骨了,我唤它回家,它不听,我把它抱着关在了屋里,喂了满满的食给它。我欣喜,眼前的小黄多像个犯了错怕责骂的孩子重新回到了父母身边一样,如果它一点不懂,为何不走得远远的呢?从此以后,妈妈不再呵斥小黄了。

小的时候是我伴着小黄,大点了是小黄找机会来伴我。白天看不见我的小黄,只要我下班回家坐下写字,或是晚上,它总会准时来到我身边,先是跳到我坐的长凳上,看我不做声,就慢慢爬到我腿上,蜷缩好身子,小心翼翼靠在我怀里,毛茸茸的身体贴着我,开始“嗡嗡嗡”地呼吸。有时竟一点没声音,想是睡着了,我真不想打断它的美好时刻。听舅妈说,猫发出这种声音是在念经呢,我偷偷笑,不知小黄独自的时候也是这样念经打坐呢,或许它时常会躺在草垛上懒懒地晒太阳,亦或许会被“小白”给汪汪地吓一跳,逃进小屋,还或是被它不愿意在一起玩的“小黑”硬搅合着打闹呢?我安静地写字,它就这样美美地躺在我腿上,为了让它更温暖,我在腿上盖了一件有帽子的棉袄,这样一来,它刚好躺在帽子里了,毛绒绒的帽檐碰到它毛茸茸的毛,有时痒痒的,它的耳朵就一动一动。不过它也不会一直有这样的美事,因为我要写作品时是必须赶它走的,它呢,又像个可怜的孩子,我抱它下地,它又跳上来,第二次,第三次,等它再想上来时,只有挨批了。如此,恋恋不舍走了,等待下次的温暖。

去年年底时,我和爱人带着儿子出了趟远门,家里的小黄第二天就去了小屋里不肯回家。我思量是它胆子太小,怕我不在家,没有了它想要的安全和温暖,父亲只好每天把食喂到小屋里给它吃。哎,或许它和人一样,缺少了爱和信任都容易失落和想念吧。

我在心底说,等我回家。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